走乂

糖果系列 林风×章远:棉花糖

小甜段子,不知道会写几对

林风和章远有个从高中就开始存在的癖好:比赛吃棉花糖,谁最先吃完就算赢。

他们第一次比赛吃棉花糖是在高二学校组织春游的时候。春游前,老师们千叮咛万嘱咐要有组织有纪律,注意安全……不过大部分话都成了耳旁风。一到游乐园队伍就散了,章远找了隔壁班的林风结伴。

两人转到碰碰船前时,都想当司机又还想在一艘船上,僵持不下。正好章远看到旁边有卖棉花糖的,他提议谁先吃完谁开船。章远自信满满,没想到林风出奇制胜,把棉花糖从木杆上撸下来团成了一团吃进嘴里。章远目瞪口呆,林风洋洋自得。

“怎么样,服不服?”林风一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嘚瑟的朝章远凑过去。

“真欠揍”,章远撇了撇嘴,“离我远点,粘死了。”章远的棉花糖没吃完,握在手里。

好像咬下去啊,林风想,他也这么做了,在章远的棉花上咬了大大的一口。

“林风!你干嘛!”章远扭头却看见林风做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状,但眯成缝的眼睛和咧开的嘴却暴露出他对这次偷袭很满意。

“你就是我心中的棉花糖,甜蜜的梦想……”

章远听见身旁人小声哼唧的歌声,看着手上棉花糖的牙印处凝结出的糖霜,脸色泛红。

“唉,章远,你脸怎么红了?”林风疑问道,也不知是真心还是调侃。

“太阳晒的了!”章远扭头不准备搭理林风,却一点点顺着牙印吃完了手中所剩无几的棉花糖。

“章远,有卖棉花糖的。”他们已经好久没碰到过买棉花糖的了。 “怎么,要比吗?” “当然啊!”

人手一支棉花糖后,又开起了学生时代的幼稚比赛。章远学着林风以前的办法吃了起来,林风却没动,章远嘴里塞满糖后看着林风含含糊糊的问道“你怎么不吃啊?”

“我自愿认输啊,这次赢的人奖励一个吻。”林风理所当然的说,章远看着林风越挨越近的嘴,脸上悄悄漫上红晕。

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?”吻毕,林风贴着章远的耳朵说。这次一定是调侃。

“风吹的了!”章远同学的应变能力依旧很强啊。

糖果系列 (巍澜)棒棒糖

不知道会写几对,就是甜甜的小段子

巍澜篇:棒棒糖

今天是万圣节前夕,沈巍临出门时赵云澜给他塞了几只棒棒糖让他分给实验室的学生,说是年轻人喜欢过这些洋节。

沈巍在办公室备课时,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学生跑过来了,说是实验论文出了点问题想向请教一番。解疑答惑后,沈巍想起了赵云澜交代他的话,拉开抽屉拿了几颗棒棒糖给他们。

“老师,您也过万圣节?”学生有些惊讶。

“啊,我爱人今天早上给我的,说你们年轻人爱过这些节日。”

几个女孩子听到“爱人”两个字神色黯然了一下,不过又马上散发出八卦的目光。可惜沈巍守口如瓶,并不想与他人分享赵云澜。不过他却被几个学生七嘴八舌的普及了一番万圣节习俗,临走时,一个女孩子提醒道,“老师,您回家也别忘了给师母发糖哦。”

沈巍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几个角色扮演拿着篮子准备去要糖的孩子,想到了学生的话,转了步子去超市买了几支长柄棒棒糖,又听导购的建议把它们绑成了花束模样。

赵云澜到家时,觉得和以往有些不同,餐桌上摆了一束花。

“小巍,今天怎么想起来买花了”,赵云澜走上去发现不太对。“呦,棒棒糖啊”,赵云澜从中抽出一支来,“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“万圣节快乐,云澜。”

“沈教授今天竟然要过万圣节了!”赵云澜有些调侃,“不过我没有准备糖怎么办呢?”

你就是我的糖,沈巍没好意思说出来。

“这样吧沈教授”,他听见赵云澜含糊不清地说道,“我把我嘴里的糖送给你吧。”

沈巍抬头看见赵云澜咬了一口刚刚抽出来的棒棒糖向他贴过来。沈巍清了一下嗓子,然后嘴里感到了一丝甜意。亲吻时赵云澜感到一缕头发擦过脸颊,睁眼发现沈巍已变成鬼王的模样。

“咳嗯,角色扮演。”沈巍红着脸加深了这个带着甜味的吻。

今天的沈教授也更懂情趣了呢,小澜孩希望多过几次万圣节。

巍澜衍生林风×章远 秘密(一发完)

私设多,ooc,人物属于两位老师
傻白小甜饼,学生时代暗戳戳的喜欢真是太美好了

1、

章远有个秘密。

他喜欢隔壁文科班才华横溢的音乐才子的林风,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。

高中军训的时候,两个班挨得近就难免会被教官混到一起拉练。

刚升高中的小伙子们像一群愣头青,谁也不服谁,你练二十分钟的站姿,我就踢半个小时的正步,两个班级在这场军训中暗自较劲儿,毕竟谁都想拿到入学后的第一个集体奖状。

章远他们班刚完成了正步训练,一群人幸灾乐祸的坐在地上看着隔壁班训练站姿。刚刚本该结束的站姿训练由于一个人的失误,教官又给他们加了十分钟。
经过几日阳光的暴晒,女孩子们的皮肤也变得黝黑,可惜啊可惜;有几个高个子的男生,说不定以后会在篮球队碰到。 章远叼着水瓶毫无形象的坐着,眼神在对面方阵中游离。

也许是林风防晒做得好,又也许是他的站位总是在树荫下,章远觉得他是方阵中最白最亮眼的一个,挺拔的像棵小树。不过今天小树的脸色有点蜡黄,嘴唇泛白。章远想一会等他们休息了就可以把自己带的巧克力给他了。可惜没等到教官吹哨,小树就晃动身子,就在林风到下的瞬间,章远站了起来朝着对面的方阵跑去。

看起来林风好像没什么大事,应该是没吃早饭,这会有点体力不支。章远把快热化的巧克力递给了坐在休息处的林风。

“谢谢。”

气音也这么好听,章远不合时宜的想着。这是章远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林风。长长的睫毛,弯弯的眼睛,上扬的后眼角勾着他的魂,顺着脸颊流下的汗打在了他的心上。

“我完了。”章远想。

他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他们教练就吹哨集合了,章远没办法,在跑回去的时候他对着林风喊到“我是隔壁班的,我叫章远!”。

“林风。”章远在呼啦的气流声中隐约听到了两个字。

其实章远知道林风的名字。他有个秘密,他喜欢林风,一见钟情的那种。

军训站军姿的时候,章远生无可恋的在心中倒计时。隔壁班刚刚休息,正在进行才艺展示,女生的舞蹈缺了服饰的修饰少了些韵味,男生多处于变声期加五音不全,唱的歌不堪入耳,章远撇着嘴默默吐槽。

突然,章远听见了一首宛若天籁的《小白杨》,他回过目光,看见对班站着一个帅气的男生,正对着他们方阵,章远觉得他们在瞬间对视了一下。目光交错间,章远看到那个男生逆着阳光,真的像他身后挺拔的白杨树。

后来,章远打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名字,也知道了他热衷于音乐。然后他们有了第一句交谈,虽然简短匆忙,但是开启了两个人故事的篇章。

2、

林风有个秘密。

他喜欢隔壁班理科班常期位居年纪第一的学霸章远,是日久生情的那种喜欢。

两人的相识是个意外。军训的时候林风由于起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饭,结果晕了过去。之后隔壁班章远给他了一块巧克力,缓解了他的不适。之后,林风为了感谢他,请章远吃了顿饭,虽然只是在学校食堂,但是章远并不介意。 章远是个好人。这是林风对章远的第一印象。

两人的相识是个意外。军训的时候林风由于起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饭,结果晕了过去。之后隔壁班章远给他了一块巧克力,缓解了他的不适。之后,林风为了感谢他,请章远吃了顿饭,虽然只是在学校食堂,但是章远并不介意。 章远是个好人。这是林风对章远的第一印象。

林风喜欢打篮球,章远也喜欢。林风总是见章远拎着一提水在球场上,见到他还笑嘻嘻的递给他一瓶。在章远带领他们班淘汰林风他们班时,林风不得不承认,章远的篮球水平比他高。

赛后,林风听到章远远远的喊道,“唉,别生气了,我请你吃饭啊。”,“我没生气啊。”林风想,他只是看到章远因扣篮而漏出腰线时有一瞬的脸红。

林风最爱的还是打鼓,过人的音乐天赋让他在鼓乐队中混的风生水起。可惜鼓乐队对于成绩的硬性要求让他犯了难。他不想求助于对他暗送秋波的学习委员,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——除了章远。在新生代表讲话时,林风就知道了章远是学霸,之后章远一直蝉联理科年级第一的时候,林风一点也不意外,他对章远有种莫名的自信。

但是林风不好意思对章远直接开口,他也说不上来具体原因。好在章远并没有让他纠结很久就主动来要求帮他补习。补习效果很好,林风成功回归鼓乐队,并参加了演出。

“我这辈子是离不开它了。”林风在天台上敲着鼓面对章远说,“我要考央音,所以还是要拜托学霸继续帮我补习啊。”

“没问题!”林风觉得章远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笑成了缝。

林风查分的时候很紧张,他怕分数够不到提档线,这样就不能和章远在一个城市。好在结果喜人,他的分数没辜负自己的努力和章远的鞭策。

通知书是他和章远一起取的,他们取完通知书就回学校看了老师。高中门口早已贴了光荣榜,今年学校的成绩依旧喜人,章远的名字不出意外的排在第一名,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光荣榜上也有林风的名字。

章远——华清大学……林风——央音学院……

在学校的天台上,林风觉得有些紧张。他有个秘密,他喜欢章远,日久生情的那种。

初见的章远给林风留下了好印象,后来的接触中林风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值得深交。直到一天晚上他在梦到了章远,惊醒后无措懊恼的换洗了内裤。

渐渐的,林风见不得女孩子给章远递的情书,他会嫉妒,不过好在章远也没让他看到几封。在章远给他补习的时候,林风看见章远贴近的脸庞,近到脸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的照射下也能看的一清二楚,他看着章远微张的唇瓣,里面的舌头若隐若现,林风觉得脸有点热,他想到了那天的梦境,他想亲上去——

——就像现在一样。林风和章远并肩站着天台上,章远滔滔不绝的规划着两人的大学生活,就像一对情侣。

对,就是情侣,林风想,是时候改变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了。他想堵住章远说个不停的嘴——用自己的嘴,他快克制不住了。

“章远,我有个秘密想和你说。”林风嗓音带着点颤抖,也许是长久压抑的情绪造成的。

“好巧,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你。”

林风看见章远的脸小心翼翼的贴近,肖想许久的唇瓣轻轻的贴了上来。

他感受到了章远炽热的呼吸,剧烈的心跳,他看到了章远绯红的双颊,和远处飞正回来的一群信鸽,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像那群鸽子一样飞了出去。

林风闭上了眼睛,按住章远的后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

所以说社会达尔文主义在“世界末日”的时候还是会站主导地位,弱势群体没人权……

努力做人
努力做一个好人

水平倒退无止境啊……
复健练习要抓紧了……

和价值观兴趣爱好相近的人相处真的是一件太令人舒服的事情了。刚认识时聊天不会冷场,相处久了也不会两看相厌,就算最后没有成为好友,只是聊上两句心情也会变好。

【新兰】后来的故事(短完/温馨治愈向)

工藤新一回来了,第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自然是他的青梅竹马毛利兰同学,除了抱怨了一下这么久不和自己联系外,毛利兰也没有再说什么,毕竟喜悦大过埋怨。
  工藤新一回归后,大家的生活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。不过柯南走了,少年侦探团从五个人变成了四个,小朋友遗憾了好一段时间;灰原哀选择继续当小孩子来弥补她前半生错过的幸福;阿笠博士依旧在等他的初恋,虽然这样他很有可能会孤独终老;赤井秀一带着妹妹随FBI回到了美国,安室透最后还是放下了成见去机场送了他们,水无怜奈也平安出院继续她在CIA的工作;毛利侦探事务所的生意被工藤新一抢去了近一半,这让毛利小五郎很不爽;妃英理的律师事务所办得风生水起,已跻身东京知名律师事务所,客户络绎不绝;工藤夫妇终于“良心发现”回到了日本照顾儿子,虽然工藤新一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;铃木园子和京极真两人情深义重,可惜他们的恋情依旧受阻;相比之下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确认了恋爱关系后到处放闪,受到了包括工藤新一在内的一群单身狗的谴责;警局的朋友也依旧像以前一样忙碌,不同的是其中加了一对夫妻档——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。
  当然,工藤新一有一个小小的烦恼,虽然已经想毛利兰表明心意,但是他们的关系在那之后并未有实质的进展。两人都是别扭的人,谁都不好意思迈出第一步,看得周围人急得要死。
  这日,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放学后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前一后。太阳的余辉撒在山坡上,绿草泛着红光,画面美得像动漫中的场景,远处传来了《奇异恩典》,嗯,事宜表白。工藤新一慢下步伐,与毛利兰并肩,然后,两人的手自然地交握在一起。
  后来,二人升学,工作,结婚。工藤新一放弃了开办侦探事务所的想法,成为了一名警察,屡破重案疑案,声名远播。不过他倒是不在乎这些名和利,毕竟不用为生计发愁的人是可以为兴趣和理想而工作。毛利兰学习法律,跟随母亲深造,虽然距离妃英理还有一定的距离,但是年轻人最不缺的是时间,假以时日,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。
  再后来,二人均算是事业小成,生下一个男孩,取名时,毛利兰坚持叫他“柯南”,工藤新一背后冒出冷汗,他知道有些事虽然没有挑明,但是她心里还是明镜一般。“好啦,我认错”,工藤新一在时隔多年后终于决定向毛利兰坦白自己就是柯南的事实,“啊,为了惩罚你,以后儿子的尿布就都由你来洗吧,是吧,柯南。”毛利兰刮着儿子的小脸,声音轻快。好吧,数年的隐瞒换来这这点工作量也不算亏吧,工藤新一认命地当起了自家孩子的洗衣机。
 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儿子长大,恋爱,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,双方父母相继去世,昔日老友也白发苍苍。两人退休后去环游了世界,不过他们最后一个游玩的景点是英国的大本钟,在钟声响起的时候,工藤新一认真地对毛利兰说了句“我爱你”,毛利兰羞涩低头,忽略白发,皱纹和伛偻的身影,两人就像刚恋爱的小情侣。
  后来,柯南也有了孩子,假日里的工藤宅更加热闹了,小屁孩吵着要听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,工藤新一说得眉飞色舞,没注意到背后端茶的毛利兰,“又在吹牛!”轻弹他的白发,就像小女孩的恶作剧,“家里没有水果了,陪我去买。”“好啦,好啦。”起身把孙子交给了在屋中忙着做晚餐的夫妻,然后牵起毛利兰的手走向水果摊。夕阳西下,照在这对老夫妻的身上。“所以说啊,平平淡淡的爱情才最令人感动啊,对吧柯南”,不知何时走到院子中的女人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人,“你说错喽,他们的爱情平凡可却一点都不平淡哦,就像我们一样,对吧。”柯南搂着妻子,看着父母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 

争取早日刻完24节气!